汗液淋漓的母子交媾

| February 10th, 2010

  汗液淋漓的母子交媾

  那药物甚是凶烈,加上闵柔正值三十八岁这成熟年华,长年习武的成熟肉体产下石中玉和石破天这两个儿子后仍然健康,甚至随着年龄逾增,这具熟透了的少妇肉体实在经不起这味药的催动,仅仅两个时辰,闵柔便渐渐感到胸内乳腺开始发胀。到了正午时分,可怜这美丽温润的慈母女侠那对圆滚滚的乳房硬是被奶水胀得大了一圈,更绷紧着衣物,就这样高高挺立在胸前。闵柔更是浑身燥热难当,汗珠自耳鬓滴落,衣内更是汗湿一片。石中玉见状,便趁势喊热。闵柔只知他娇贵,受不得热,却见他开始脱去上衣。石中玉虽玩溺,但也是从小习武,一身精壮的肌肉,宽阔的后背到也让闵柔看出几分其父的模样。


  “娘,孩儿还是热得厉害,这裤子也想脱去……“,石中玉故意道。
  “那…那脱去便是了……我是你娘…有甚不方便的地方。“闵柔感到脸上莫名发烫,慌忙应承道。石中玉二话不说便褪下罩裤,完全露出他那精壮身躯。闵柔看着在眼里,不由的心中一荡。如今仅剩仅着一条兜裆底裤包紧了儿子下体,那硕大鼓突的模样免不了让有过房事经验的闵柔眩目。儿子那物应该比丈夫的还要粗大吧,闵柔怎么也挥不去脑中这禁忌的念头。闵柔被奶水胀得生疼,边羞着脸稍稍松开领口,解开一侧衣襟,从敞开的衣领间赫然坦露出闵柔那雪白丰满的胸脯。石中玉斜眼睥睨,才发现母亲的连衬里小衣都没有穿,他知她已经有了奶水,明白那药剂已然生效,眼见母亲的乳房胀鼓鼓撑紧了那层单薄白衫,被奶水胀得发肿的乳头在衣物下赫然突起,煞是醒目,惹得那石中玉口干舌燥。
  “母亲若觉炎热难当,何不脱去外衣?“石中玉试探着母亲,心中早已浮想连翩。眼见闵柔此时已是炙热难当,一粒粒晶莹的汗珠布满了她裸露出来的丰满胸脯,然而她只是浅浅一笑,只道儿子疼惜自己,“娘不热,若是心静便是自然凉了。“现下这位成熟美妇却如何也无法凝聚心神,爱子在她面前脱得仅着一条短窄底裤,年轻健壮的身躯在面前横呈着。闵柔忍不住脱口而出,“若是像你这般心浮气燥,只怕再隔个几个时辰,连内裤都要脱去露个光腚出来……“话刚出口,闵柔已是面颊一阵潮红。石中玉得了便宜仍买乖,道:“娘若是让我脱,我便脱了就是……“闵柔面颊红得更加厉害,喏嚅道:“莫要与娘说笑……“那孽子见母亲这般柔顺,更无忌惮,“娘可怜我,我浑身燥热难忍,如同从皮下蒸出来一般,“他说着,便径直扑到母亲怀中,扭动身躯故作痛苦。闵柔惊道:“中玉,莫要这般扭动,只怕更加燥热……“她毫无防备,突然间怀中搂进儿子裸得精光的身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这孽子哪里肯罢休,更是双臂环舒,趁势搂住母亲柔软的腰肢不放,更是将脸埋进闵柔那半裸的酥胸间。闵柔只觉乳房被顶得发胀,但她心疼儿子,不忍强行推开,半推半就间不觉已被儿子按倒在床上。
  “中玉莫要胡闹!“闵柔想用力挣开儿子的手臂,却觉他双臂健壮有力,不似狎戏。
  “娘身上这般冰凉,便让我凉快一下也无妨。““娘早已热得浑身湿透…快…快放开我……“闵柔羞得发力挣开孽子手臂,正待逃离。却被那孽子扯住衣衫一角,闵柔原已解宽了衣带,这一拉扯,一侧衣襟滑落,露出雪白圆滑的肩头,胸脯也趁势裸露出大半。
  “啊!“闵柔惊呼,急忙收拢衣襟。
  “娘不是心静自然凉的么?“,趁这档儿,那孽子低头钻入闵柔腋侧,双臂搂紧那柔软的蛮腰,双腿用力径直向床上倒去,闵柔还未及惊呼,便又被儿子借着体重拖下,两人趁势滚进床榻深处。
  “不!啊……莫要…中玉!!!“只见那母子二人在床榻间拥搂扭动,闵柔虽武艺强于儿子数倍,但紧身擒拿却非她所长。少妇女侠若是落得与人拥搂在一起廝闹,已是羞煞,哪里还有气力反抗。况且衣衫已然不整,又要防备自己那对硕大鼓胀的乳房从宽余的衣襟间挤出,挣扎间拘束诸多,便偶有挣脱旋即复被那孽子抓回床上。几番下来,闵柔便娇喘吁吁,衣衫尽湿。又因那根药管尚插在她的肛门内,如此扭动肛门缩紧,药管便被紧紧夹在直肠肠壁内,直夹得那闵柔菊蕾发胀难忍,身子软瘫下来,便再也无力反抗。只得任由石中玉按住自己的双手,俯身压迫在自己身上,再也动弹不得。母子两人停下不动,石中玉也不禁大口喘息汗流浃背,再看闵柔,在自己身下娇喘吁吁,挣扎间已是云鬓散乱,衣衫半解,一侧丰满高耸的乳房竟已跃出衣衫完全裸露出来。闵柔羞红着面颊,喘息未定,对压在自己身上的孽子道:“快…快从娘…身上…身上下来,你这…这样成何提同…“这孽子哪里肯罢休,只是怔怔地端望着闵柔那雪白富有弹性的胸脯半晌,“娘……“。闵柔不由娇喘着骂去:“娘什么娘,娘快要被你压软啦!“,更待多言却已被那孽子赤裸裸的目光看得满面绯红。闵柔第一次被如此宽阔结实的年轻胸肌压迫着,只觉浑身酥软不堪,再无反抗的气力。
  “娘身上好香……“,那孽子只管压迫着闵柔,一面如小狗般在她身上深嗅。娘身上尽是汗臭,哪里来什么香。
  “手腕痛啦…“,闵柔轻声道。石中玉不由放脱开那两只藕节般粉嫩的手腕,却是舍不得离开母亲,只觉身下的成熟肉体更是只觉如同云雨后一般酥软。看着母亲这般娇媚模样他慢慢拨开母亲散乱的乌黑秀发,露出她雪白修长的颈部和其下丰满鼓出的乳房上缘。闵柔只觉儿子粗糙的大手抚过自己敏感的颈脖,毫无防备的成熟肉体禁不住绷紧,浑身阵阵痉挛,几乎尖叫出来。但为时已晚,夹紧的大腿一阵哆嗦,温润潮湿的体腔某处淫水已是喷涌而出,羞得那这久经人事的成熟女侠慌张间只得喘息道:“中玉…莫…莫要这样…欺负娘……娘…娘受不了的……“少妇的纤细小手握成拳头毫不济事地捶打着儿子宽阔的后背。石中玉完全不顾母亲的抗议,慢慢俯下身去,大胆放肆地将唇舌贴到母亲火烫的肉体上,一面深嗅着母亲成熟的体香,一面在母亲的身上肆意地舔吮下去。
  “啊……“闵柔哪里经得起儿子这般轻薄,浑身颤抖,双腿间愈加泛滥,微启的朱唇间不断发出春情荡漾的叫声。

One Response

  1. Lucille Says:

    博主很强大,我支持

Leave a Reply